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电信线路 | 网通电路 | 帮助

三 绑住我

文章原载:绵阳空调回收
文章出处:http://www.ra2y.com/
文章版权:如需转载本文,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原载以及出处,谢谢!

     &#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四&#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那张纸,第2天还完好地粘在那里。他出来了。他果然1直在房间里。我回头瞧妻子,妻子笑了。&#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想想我们的信用要靠这么张薄薄的纸来维持,真有点心寒。总算离开该死的泰国了。全是1些无聊的事,这类老套的故事早已有无数的版本,我完全可以不说它。到了香港。大家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了购物上了。后两天自由活动,大家1大早就全跑上街去了。我们到服务台寄房间钥匙,发现屁吴1个人站在那里。他朝我们笑。&#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没上街?我问。&#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不认得路。他说。&#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这样难得的机会就搁在旅馆里?我瞅了瞅妻子。妻子也瞅着我,也许她也感到对他有愧,我们也曾过怀疑过他,冤屈过他。那我们1块去吧!我们几乎不约而同地说。&#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1路上他显得很乐意。他又乐意了。1直说着话,弄得街上人都掉过头来瞧我们。我朝他示意,他赶紧缩住,可是不到1会儿又大声了起来。我们说要去买东西,他也说也要买。他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什么都感兴趣。他说他马上就要当岳父大人了,已经有人给他女儿提亲,也就是说很快就要被孙子所累。孙子?我们问。外孙也是孙,他应道,现在男女都1样,都二一世纪了!&#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二一世纪,这时髦的词从他嘴里说出,感觉怪怪的。我们都笑了。妻子说,跟那帮人1个旅行团,倒了大霉了!&#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本来嘛,那种事会做的就会做,不会做的就是不会做。我趁机说。可是到吃午饭,他要请客,妻子又不肯了。她提出各自吃套餐。我知道她仍在提防他。艾滋病?&#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香港真是个购物天堂。我们逛了旺角又逛了油麻地,逛了佐敦又逛尖沙咀。我决定多给妻子买,只要她喜欢,甚至她不喜欢而我喜欢的,也买!就是把我们8年来的积蓄全花光了也值啊!谢瑞麟的营业员好像不知道我们是内地来的,跟我们哇哇讲起了香港话。我们就跟她讲英语。&#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那小姐就也连忙讲起了英语。她说,你们两个在筹备婚事吧!&#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们相视1笑了。这小姐可真会说话!&#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们买下1条金项链时,屁吴过来了,说也要给女儿买1条做嫁妆。二四k的。他连看都不看货就掏钱,我们只得替他把质量关。&#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又进了新世界中心。我们买,他也买,我们买什么他也买什么,我们不买的,他也买。女的,男的(给未来女婿),小孩的(给未来外孙),中国内地没有的买,有的也买。我们开始怀疑他的盲目,他是不是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了。&#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天黑时我们已经大包小包了。我们大包小包,他也是大包小包。我们两人轮流提,他1个人提。我们都累得不行,可是回旅馆是绝对不想的,夜晚的香港才更有魅力。我们就拖着这些笨重的包袱在街上走,1家家商店继续逛,直到商店1间间关门。第2天我们仍然在1块。仍然是买。虽然我们曾想过要少买1些,至少不要弄得像头天那样拖着大包小包,可是仍然控制不了。他也是。这是在香港的后1天,也是我们出国旅游的后1天。像末日1样疯狂。我们又是逛到天黑。&#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他忽然说,他要给他老婆买。&#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不是买那么多了吗?我们问。&#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还没有我老婆的。他说。&#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们瞧时间,8点半,时间不早了。我们为难了。买什么?&#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1种衣服。&#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猛地想起在泰国他说他老婆丑。那样1个丑婆子有什么好装束的?当然也许他老婆未必真的就丑。也许根本就是在说反语。哪种衣服?我问。&#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是那种有胸口袋的,上面有两颗黑纽扣。他手在两胸点着。我几乎要笑出来。胸口袋?纽扣?你还真是那个。但也许他并没那意思。可是我们实在没有干劲了,我们想回去。我们说,要不然我们先回去了,你自己去买。他怔怔地盯着我们。他说,他还想求我妻子给试穿1下。不可能!简直不可能!我简直要叫起来,我妻子穿?那样的衣服?亏你想得出!&#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他说他老婆的身材跟我妻子差不多。&#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不行!我想,什么意思!&#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明天就要离开香港了,不买就没机会了!他说,简直是哀求。&#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妻子就起了同情心。那我们就帮帮他吧!她说。他连声道谢。1路上他直想帮我们提东西,我们不肯,他还是抢了1包紧紧抓在他手里。倒好像是质押着我们的东西,让我们好笑。还1边走1边回头瞧我们,好像怕我们溜走似的。瞧见我们在后面,他就大声说笑。他的笑话其实1点也不可笑他的笨拙。他又说他就喜欢女的穿那种带胸口袋口袋上有黑纽扣的衣服(他的手又在自己胸脯比划着,也许他并没那个意思)。看来他还真对老婆有所设计。1个男人要是对自己妻子穿戴没有感觉,也许他对妻子的感情就差不多了。看来他确是爱着她的。所以他就是不会去干那样的事。&#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你怎么知道就不是补偿?妻子说。补偿,这词现在终于也能如此轻&#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松地从妻子嘴里说出来了。我们都笑了。&#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可是我们1连走了好几家店,都没有见到那种有胸口袋上面有两颗黑纽扣的女装。有胸口袋的衣服有的是,可没有纽扣,有纽扣的也不是黑纽扣。我们泄气地站在街上。天很躁热,我们已经被汗水泡得疲遢不堪,样子1定像乞丐。可他的眼睛仍然不甘心地4处搜寻着。没有。我说,看来是没有了!&#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可是我明明看到过的。他说。&#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在哪里看到?我问。&#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1下机场就看到了。&#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机场?妻子问。&#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也叫,在机场你为什么不早说!&#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不是,是在机场广告牌里。他说。&#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们笑了。在广告牌里呀。&#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要是没货,登广告做什么?他说。倒也是。登广告可要花钱的。&#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可是那衣服在哪里呢?香港这么大,这么多店。街上的人真多。我感到害怕起来。我想我是逃不了,我被他套住了。我禁不住有些急躁起来。&#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算了,就回去跟你妻子说,她交代的确实找不到。我说。&#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她没有交代。他说。&#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那不是自讨苦吃!我叫起来。&#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妻子杵了我1胳膊。谁像你那么虚伪!她倒大为热情了,走,我们再去找!&#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们就又找。突然,他惊叫了起来:瞧,在那里!那里!&#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有1件带胸口袋的衣服,在大街那1头的大楼上面,3层。那是1件纷色的女装,穿在1个模型模特身上,那模特没有头。口袋舌翘翘的,好像还向我们1招1招的。黑纽扣格外分明。我们噌地全来了精神,就要奔过去。可是正亮着红灯。绿灯亮了,两股人流迎面汇合,相交而过。&#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那是1家百货,我们撞了进去。可是我们转了半天就是找不到上楼的路。原来百货只是1层楼。我们只好退了出来。我们再仰头看那件衣服,那衣服变得不清晰了,也许是橱窗玻璃反光的缘故。我们终于在边上找到上楼的楼梯。可是越往上走越静。妻子有些怕,她把我拽得紧紧的。我们终于走到了死路,黑洞洞的。我们又转下来。街上已经有店铺在关门了,唰唰拉着铁拉门。人们被从店里赶了出来,街上的人更多了。人们拥挤着,潮水1般涌过来,涌过去。我们躲闪着,1边还抬头盯着那件粉色的带胸口袋黑纽扣的女装,担心它脱离了我们的视野。咫尺天涯。咫尺天涯......我们明明瞧得见它就是不能接近它。我们开始问人,逮住人就问。可是没人知道。也许是他们顾不得我们。屁吴不停地嘟囔着:会找得到的!1定会找得到的!没有楼梯他们自己怎么上楼?不知道是在替自己打气,还是在替我们打气。他忽然1溜烟跑走了。他连跟我们打个招呼也没有。我们慌忙跟上去。只见他身影在人流中穿梭,人流像梳子1样梳理着他,他穿梭得那么畅快,我甚至觉得他只是为了梳理得畅快才跑得那么快的。他的衣服完全湿透了,绽出发达肌体轮廓,让我想起那些苦命的4川民工。那背影1闪不见了。&#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和妻子都慌了。慌忙寻找。可是我们大包小包提着,妻子好几次险些被人撞倒。没有找到他。妻子说:你1个人去吧!我就把妻子安顿在1棵树下,让她守着东西,自己扑进了人海。人海翻滚,刹那间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好像边上又有几家店关灭了灯。我想1切就要这样结束了,不幸就要这样发生了!我心里发毛。我不顾1切攀上了1根电线杆。仍然什么也看不见,黑压压的1片。蓦地,我瞧见他在街的那1头。我只瞧见他的头,头发也湿漉漉的了,贴在头皮上,好像刚从水上捞出来1般。那眼珠子也被泡得发白,只有中间1点黑点,显得特别晶亮,让人恐惧。他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就为了这么1件衣服,也并不是什&#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么漂亮款式,他老婆也并没要他买。他就死死盯住它。好像他整个生命就维系在这么1件小小的衣服上。他简直在苛刻自己!也许不苛刻不足以证明其真情,不足以抵御人家对他的诬蔑。他死死被捆住了。那黑眼珠滴溜溜转,拼命地转。它突然1亮。发现了什么?他向前扑。可是忽然被前头的人群堵住了。红灯。也许他已经找到上去的通路了。他摇摇晃晃起来,好像就要站不住了。可是你也得等1等呀!不在乎那么几秒时间!你等1等呀!车流,车流。难道你疯了吗?车流如织!难道你疯了!他突然1挣。我瞧见他整个身子坍塌了下去,可他又蓦地升了起来。   &#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刹车!&#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大叫1声,扑了过去。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我只瞧见人潮也缓缓升了起来。1个司机愤怒从车窗探出头。我搂住他,好像搂着自己失而复得的生命。我听见了他的声音:找到啦,找到啦!上楼的楼梯就在那地方!我看得清楚清楚!&#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是在那座大楼左侧。我回头找到妻子,我们疯了似地冲上楼梯。果然有1间成衣店。我们1眼就瞧见那件衣服,那件带胸口袋的女装。它背对着我们,神态有些暧昧。&#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你替我穿!你替我穿!他叫,简直是命令。我马上替妻子拿背包。&#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妻子的身影倏然在更衣间的门后消失了,那面全身镜空洞洞的。我扭头瞧了瞧那模特,模特没有头。&#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妻子又出现了。我简直惊呆了:这是1个有头的模特,因为有了头,有了脸,那整个身体好像通了血脉1样活了起来。那身体,那个腰,那个胸......&#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那天晚上我们在床上酣畅淋漓,我和我妻子。我们疲惫得1塌糊涂,可越是疲乏,却越有激情。我们从来没有这么酣畅。我们房间的墙壁上也挂着1件带胸口袋的女装。&#五八八五三;&#五八八五三;我们也买了1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