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电信线路 | 网通电路 | 帮助

》的提问 回答网友关于《孔子哭了

文章原载:绵阳空调回收
文章出处:http://www.ra2y.com/
文章版权:如需转载本文,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原载以及出处,谢谢!

     作品现场(4)     回答网友关于《孔子哭了!》的提问 1、“你的宝贝”给我的话:你的宝贝二零零六-一一-一二一九:四九:一二一、老金,我不得不说"你太会装逼了".雕塑就算了,因为做得还不错,除了雕塑还列举了8条理由来,这些理由你写出来的时候,自己不觉得恶心吗?你向来以学术自居,你回去好好想想吧,你的这8条理由到底有多少学术,1句话就说清楚的东西,1定要分成8条来写吗?二、网络互动,你懂什么叫网络互动吗?网络互动要拿孔子来说事?孔子的"仁"与网络有鸡毛关系?把网络与他扯在1起,有鸡毛必要性?做得太牵强,太生硬.没有才气,就不要装有才气嘛!没有思想也大可不必装有思想啊!你在睡觉前好好想想吧! 给“你的宝贝”的话:   我觉得“宝贝”是认识我的,而且是艺术圈里的朋友。虽然口气颇为情绪,但好像你是想通过你逼问或刺激我的方式,要我回答你问题的。首先就我来说,“装逼”我装得不够成熟,这是给你看出来了,这在我看来也是1件很丢脸的事儿,我们就先暂且搁1下,就这1点,以后有机会我还得向你当面讨教。   我是在作品前面写了8条陈述,我并没有觉得太恶心。这个陈述,我的确就是这样想的。可能我看到的“学术”与你认为的“学术”有诸多不同,这其实是不打紧的。因为,我猜测在网络上应该这样去直面不同的对象。我猜测,我也看好我的这个陈述是可以慢慢与网友展开来交流的门槛。如果你要我好好想想,我也只能告诉你,我依然还是这样考虑的,你也未必把我看得过为学术。   然而,你怀疑我不懂网络互动,你的这个怀疑倒是对的。我的确也正是不懂网络互动,才试探着或摸索着网络互动的可能性。如果我不这样做,我怎么会遇到你这样有建设性的逼问呢?你说对不对?至于我用“孔子”来说事,这我倒是逼问过自己的。可能你还不知道,我作品的大部分素材都是来源于网络或其他媒体的。我这样做的原因就是,我不想生造题材。我觉得我们社会语境中的题材是很鲜活的,当然,这是我个人这样看。而网络语境在我看来也就是社会语境。我如果不拿这个语境中的东西来加以说事,加以转换,我如何与网络互动呢?你这不是在给我难堪吗?难道要我用西方的方式来与中国的网络互动?能互动得起来吗?网络中可选择的题材虽然有很多,但我选择孔子,我是当1种态度来计较的。这在你看来是生硬也罢,是牵强也罢,但对我实在也是1种真实。你说我没有才气,我觉得这个年头还是不谈才气为好,才气这个东西有时是容易麻痹人的。而至于思想,我觉得也不必计较,它在,那终究是在着的;不在,强行要这个东西也累。我们还是实事求是地做好自己所关心的东西为好。你说是不是这样? 2、愚人看红尘给我的话愚人看红尘二零零六-一一-一零 二一:二一:五零孔子哭了?金锋笑了!前两天,刚“夸”了1个寡廉薄耻的“国学辣妹”,她恬不知耻的跑孔庙去扭腰挺臀,发烧般地说什么要去“勾引孔子,献身国学”;今天又看到1个似乎头脑冷静的金锋,要去用他的橡皮泥塑造“孔子哭了”。开始还差点被他所谓的“高尚艺术”的语言所蒙蔽,还好愚人不蠢,其实他也在借“孔子的哭”来成就自己。  如果说“国学辣妹”是粗俗鄙陋,那金锋先生可是用心良苦。  今年不知咋的?孔老夫子突然变成了“点金石”,谁只要把他的“复活的灵魂”往自己的博客里1拉,往网上1贴,就1夜成名。无论你采取的是粗鄙手段,还是挖空心思的借用,只要孔老千年的灵魂复活,1个不惜搔首弄姿,卖弄风骚;1个用尽心思,老谋深算。都是借孔圣人的这面大旗来遮住自己内心卑鄙的个人愿望!  唯1让大家感觉不同的是:“国学辣妹”白鹿鸣拿来的大旗破不遮羞,让自己的内心赤裸地暴露在观众面前;而金锋先生智商颇高,就如他说的:《孔子哭了!》是1件网络互动性作品,我试图通过博客的互动方式,探询艺术家与社会交流以及与社会联结的渠道。  试问金先生:孔子如果不是作古多年,国家也没有法律规定怎样去保护他的形象不受侵犯,你才有此招来成就自己吗?你有本事就去塑个“毛主席哭了”;或者“胡主席哭了”,那我真正佩服你对艺术行为挑战的真实本意。也许你的作品可能会引起很多人去反思,去考虑社会的现实状况。但是,这些仅有的积极作用也掩饰不了你借孔圣人的大旗成就自己的个人愿望!  试问金先生:孔子作为春秋时代的思想家,教育家,他的后人在世界各地千千万万,你的所谓“艺术”是不是玷污了他们的祖先?你如果仅是从艺术角度去塑造,如果你的艺术真是登峰造极了;随便你怎么去捏去造,那也是名人名品;不屑打着孔老先生的大旗到处招摇过市。国画大师徐悲鸿老先生善画奔腾的马,他也没有说自己的马是春秋的马、战国的马;或者是哪个古名人的马啊? 给“愚人看红尘”的话:你写了1篇好文章。但我不能不说你的思维老了些。你试问我的两个问题都太1厢情愿了。看得出,你不是艺术圈子里的朋友,所以文字虽然有力,但伤不到我的经脉。我的确有我的“个人”愿望,我也的确借用了孔子的大旗,但我完全不是在你这个判断系统中来思考问题的。这是我说你思维老了些的所在。你如果想更多了解我的情况,可以看看我博客中前面的文章。因为这是我的思维系统或者说思考问题的框架。这里就不重复了。   谢谢你对我作品的关心,非常愿意与你继续交流。